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法规宣教 - 国际档案日-“档案在你身边”征文
Laws, Propaganda & Education
“档案在你身边”征文

档案馆就在身边


发布时间:
2013-06-26 浏览(447 字体:[ ]


  那一天收到一名在中学工作的学生的来信,他说,因为评职称和提干,所在学校需要了解他的在校学习成绩等信息,他给院领导写了两次信要求出证明,却都没有回音,最后只好求助于我这个原班主任。我们这个学院虽然不大,却也部门繁杂,官员众多,具体的事要由谁管,实在说不清楚,学生已经毕业多年,人走茶凉,就更无人理睬了。我是个普通教师,平时只顾教书,与领导很少往来,甚而连办公楼也很少光顾,但是作为老班主任,我又觉得有责任过问此事。那天上午我首先到了教务处,一位职员回答说,教务处不管毕业生的事,我反复追问,她才不耐烦地说:“主任下午在,你找他好了。”下午见了主任,他也说:“教务处不保管毕业生的档案,没有根据就不能出具证明。”原来教务处只管教学,不管学生,于是我又到了学生处。几个年轻人正在那里嬉闹,知道我的来意就大笑起来,笑定之后一个人才喘口气说:“我们只管在校学生,你这个学生和我们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我自觉没趣,就在哄笑声中匆匆离开。学生处是管什么的?我不敢多问,又好象意识到:没有事,他们什么都管,有了事,他们什么都不管。办公楼是全院最豪华、最阔绰的建筑了,每个办公室门口都钉着大牌子,但是想来都与此事“八竿子打不着”,就不敢冒昧闯入了。走啊,走啊,却发现一间屋的门上钉着一个“档案室”的牌子,也许这里能解决问题?我犹豫再三,终于走了进去。也许是平时很少有人光顾的原因吧,屋里的一位官员便笑脸相迎,他知道我的来意之后说:“上级规定,大专以上人员的档案都由市里保管。”哪个具体单位保管?到哪里去查?需要什么手续?他却一无所知,但是我不虚此行,知道此事在校内是无法解决了,必须走出校门。

      在茫茫的大海中到哪里去捞针呢?我首先想到,在青年路和民主路交叉处的东南角上有一栋旧楼,顶层有几个房间专办什么人材输出之类的手续,我曾多次替人去办事,但是那里条件简陋,不象个正式的政府办公处,看来不是解决问题的地方,只是想去问问情况。上午到了那里,一位女孩只说“一无所知”,幸亏她又撂下一句:“下午领导在这里,你再问问他。”我不敢怠慢,下午又及早光顾了,那位领导却告诉我:“你可以到人才交流中心去问问。”回到学校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这个人才交流中心竟然近在咫尺,只是地点很隐蔽,穿大街,走小巷,很快就找到地方了。进了大门是一个大厅,周围有几个小房间,窗明几净,我向就近的一位工作人员谈了情况,话还没说完她就告诉我:“你要查的这个人的资料在徐州档案馆里。”又是一句话打发了,但是这一次不同,不是推委,也不是叫我到某处问问,而是指点明确,语气肯定。我充满希望,向这位漂亮女士说声谢谢,便兴冲冲地离开了。但是这个“徐州档案馆”又在何处?问了许多人才知道,那是民主路上的一座新建的大楼,来到跟前才恍然大悟,原来我多次从门口经过,却有眼不识。在我的心目中,“档案馆”是个神秘莫测的地方,门槛很高,无事不登三宝殿,所以对这个大楼就视而不见了。那么这一次进去能解决问题么?查资料需要什么证明?办什么手续?交多少钱?我没有寄托多大希望,只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大厅里有两位女士上班,我说明来意,一位就在电脑上查寻,另一位接着走进屋去,一会儿就把材料拿来了。我指明需要其中的两页,她立刻复印出来交给我,也没有收任何费用。我拿起那两张纸,只觉得沉甸甸的,心里却直“打鼓”。这是真的么?跑了多少天都一无所获,来到这里只用十分钟事情就办成了,这东西是否管用?我立刻用挂号信把材料寄给了那个学生,还付了一封信说,如果此件不管用,就立刻来信告知,我再去查询。两天后他来了电话说,材料正合用,还问我是怎么弄到的,我说:“事情虽小,却很复杂,电话里说不清楚。”后来又给他写一封信,详细谈了情况。放假时他不远百里来看我,他说,他们学校还有几位老师需要查询材料,看了我的信就照样办理,收益匪浅,看来今后要经常和档案馆打交道了。
      从那以后我就觉得档案馆并不神秘,档案也不再陌生。闻一多先生曾有“藏金于室而自甘冻馁”之说,那个“金”指的是方块汉字。其实档案材料就是金,充分利用,受益无穷,何乐而不为?我对此真是感触良深。《彭城晚报》在《彭城周末》专辑中有一个《地理·徐州志》版面,由张瑾编辑,此版记录了徐州的历史沧桑和风土人情,既有学术价值又有可读性,已为广大读者认可。我本人才疏学浅,也冒昧写了一批反映老徐州旧闻趣事的文章,承蒙张瑾编辑错爱,有多篇已见诸报端。张瑾编辑功底深厚,治学严谨,工作敬业,只是本人太年轻,我所写的徐州旧事大都发生在她出生之前,对于其中的错讹疏漏之处,她就无力匡正了,但是却告戒我:“有些事实记不清时,可以到档案馆里去查询。”这就使我茅塞顿开,受益多多。《地理·徐州志》版中有不少大块文章,内容完整,史料详实,连数字、年代、插图等也十分准确,单凭作者记忆是很难达到的,显然有许多地方都得益于档案了。
      当前我国正处于飞速发展的历史时期,为了适应新的时代潮流,档案工作也应该进行相应的改进和提高。有些人认为,自己与档案馆无缘,与档案无关,这是因为我们宣传不力,缺乏与广大人民群众的沟通。档案部门应该加大宣传力度,告诉人们档案馆是个什么机构,里面大致藏有哪些资料,对不同的人群都有什么用途,如何查询等等。要让档案材料变为资源服务于社会。档案馆都应该有一个展厅,平时不妨举办一些文字、图片展览,有的材料还可以打印出售。人各有志,特别是一些老年人、高级知识分子、专业人士等,喜欢看一些鲜为人知的资料;有人想了解家乡的历史、家族的兴衰;有人要做研究,翻资料,如此等等,要满足不同人群的要求,就有许多工作要做,这就是说,档案馆不要一味的“守馆待查”,而要主动地展示资料,任人选用。有人说,要把档案馆办得象网吧一样红火,此言虽然过之,却值得借鉴。搞这些活动当然要有经济支撑,所以可以找商家赞助,结合做一些广告。查资料还可以预约,可以送上门,当然必要时收些费也是合理的。档案工作还要力求普及,覆盖面要宽。常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有人到居民区找人时,却发现这户人家已经搬走了,去向不明。如果小区开始启用时就建立居民档案,住进、搬出、人口变动等都有记录,就会给居民带来很多方便。现在不少新潮人物追随西方人的生活模式,过于讲究“隐私”,从而为基层建立档案带来了阻力,这就要求我们在“隐私”和“公共信息”之间寻找一个最佳坐标。随着经济的繁荣和社会的发展,我们的档案工作也任重道远,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
      长期以来一大批人在档案战线上默默地工作着,为国家的强盛和人民的安康作出了应有的贡献。在6月9日的“国际档案日”到来之际,让我们对这些辛勤的劳动者致以衷心的感谢和诚挚的问候,并祝贺他们节日愉快、生活幸福、工作顺利。(王兴佳)
【打印】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