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法规宣教 - 国际档案日-“档案在你身边”征文
Laws, Propaganda & Education
“档案在你身边”征文

收集柳亚子手迹想起档案馆


发布时间:
2013-06-26 浏览(463 字体:[ ]


   柳亚子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名满天下的一介大儒,抗日战争前后,他写给徐州名人赵光涛、陈璞如、姚展、佟苏丹、赵松子、李可染和家父孙瑞蘄的诗词墨宝,是珍贵财富,我年少时曾或多或少的接触过这几位长者,手头曾征集了写给他们的全部诗作和部分手迹,欲编印成册留给后来人,也是件有意义的事。我曾向和柳亚老交谊较深,时为徐州市文联主席的佟伯苏伯谈及此事,得到他的赞许和支持。

    柳亚老抗日战争时期在重庆写给家父孙瑞蘄的诗,曾装裱成中堂,文革期间丢失,成为一件憾事。
    1973年父亲在浙江退休回徐定居,多次提及此事,当时我爷俩预料,以后国家档案馆或柳亚子故居陈列馆或许能见到。1989年,果然我在《磨剑室诗词集》看到这首诗作。1990年就冒味地给中国革命博物馆柳亚子诗词集编者周永珍同志去信,请求能否在档案里找到柳老的手稿。时隔不久,我欣然收到回信,并附来手稿的复印件,那时家父还健在,看到后,回忆当年写这首诗的情景,柳老在“翠庐诗笺”上写了草稿,然后展开宣纸连诗代跋一气呵成,在场的人都投以敬佩目光。
  我给中国革命博物馆去信时,附注家父纠正的一字,柳亚子的诗作原句为:“南阳诸葛旧躬耕,抛却锄头便荷铮”诗词集误编为“抛却锄头便荷枪”。周永珍在回信中说:“事隔四十余年,令尊仍能详记字句,令我等惊佩”。
  这件事当时我和家父很为欣慰。
  后来,我萌生一个念头,如能把给徐州友人的诗作和全部手迹合印在一起,多么完美,于是我再次给北京国家博物馆去信,(革博和国博已经合并)同时附寄给他们那里没有的,一九五三年在徐州写的“江山无恙鹤归来”柳亚老手迹反拍的照片。不久得到回复“柳亚子手迹是重要档案,不便复印”。我遗憾的是如果是在1990年时,也有可能把写给这几位的诗词手稿和给家父的手稿一齐复印来。
  我想做好这桩有意义的事,仍不死心。
  2008年11月20日,我到北京国家博物馆,见到保管二部的安莉老师,上午谈些情况,约好下午两点钟再去。
  下午在会客室里,安老师已叫人查了原件,她说:“给赵光涛的诗少一首,其他的诗词手稿全在,不能复印,可以拍照。”我最为遗憾的是当时没带照像机,只有请安老师抽空反拍寄来。
  时隔一年我收不到照片,心里疑想,我那时去北京,只带身份证没带介绍信,是办不成的原因吧?于是由单位开介绍信,补寄给他们。不久收到安莉来信;“经请示领导,本馆只对损赠者复印拍照,其他不能满足要求”。我又一次遗憾了。
  后来我悟出了,文物不能再生,往事不能复演。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档案的利用保护愈来愈严。
  我近来对档案馆产生了感情:一是想把我的掘作出个文集,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最初发表的文章,1958年在“徐州日报”发表的文章丢失了。没有当初,那有后来,这时我想起档案馆,于是到市档案馆查找。他们既热情又给我方便,我把1958年“徐州日报”发表的几篇找到,复印下来,以便结集出版,心里满足。二是我认为是有意义的物件,最近送两件给档案馆,他们授予我“收藏证”,这是给物品找到最好的去处,免得以后丢失。子孙想看时,可以到那里观览。我今年八十岁了,对档案产生浓厚兴趣,但为时过晚矣!(孙玉璞)
【打印】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