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档案文化 - 中国共产党在徐州
Archives Culture
中国共产党在徐州

我以我血荐轩辕 —— 潘琰烈士和她的散文诗《怀念》


发布时间:
2014-06-06 浏览(978 字体:[ ]


我以我血荐轩辕

—— 潘琰烈士和她的散文诗《怀念》

“昆明惨案”那一幕往事,弹指六十余年了。由之引发的“一二·一”运动,正如闻一多先生所言:“运动声势之大,群众参加面之广,学生斗争的顽强和坚持时间之久,在中国学生运动史上都是罕见的。”许多年间,关于“一二·一”运动的研究,史不绝书;一直以来,在“一二·一”运动中牺牲的4位烈士也不断地被后人缅怀、纪念。对于徐州人民来说,那份记忆深处的感动与骄傲,或许更多地来自“四烈士”之一的潘琰。这位生长于彭城大地的巾帼英雄,那种为理想而献身的革命精神和浩然之气可长留天地。

据记载,1945年 11月25日晚,西南联大举行反内战时事大会,吴晗、周新民、闻一多等参加,钱端升、伍启元、费孝通、潘大逵四位教授就和平民主、联合政府等问题发表演讲,与会者达6000多人。大会进行中途,国民党军队包围会场,用冲锋枪、机关枪、小钢炮对会场上空射击,进行恐吓。次日,昆明3万学生为反对内战和抗议军警暴行宣布总罢课,提出立即停止内战、撤退驻华美军、保障人民民主权利、建立民主的联合政府等口号。12月1日上午11时许,国民党当局派出大批“军官总队”队员和特务,向各校进攻。西南联大师范学院是进攻重点,50多名“军官总队”队员和特务蜂拥而入,学生猝不及防,连连后退至昆华工校。师院学生一边进行自卫反击,一边联络昆华工校的同学前来支援。潘琰、李鲁连等几名师院学生冲至最前并高呼:“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在学生们的奋力反击下,敌人被迫退出师院大门。突然,敌人掷出两枚手榴弹,炸倒多位学生,潘琰胸部和腹部受伤,手指被弹片削掉,血流不止,仍奋力抢救其他负伤同学。几名特务见状,用尖头铁棍向潘琰腹部猛刺数刀,其余同学赶来抢救,潘琰伤重倒地之际仍向身旁的黄品程喊出:“黄品程报仇,同学们团结”这一响亮的召唤。后送至医院,因伤势过重,于当日下午5时许牺牲,年仅30岁。

1945年12月1日,于再、潘琰、李鲁连、张华昌4名学生殉难,缪祥烈等25名学生重伤,30余名学生轻伤,这就是震惊中外的“昆明惨案”。惨案发生后,全国各地相继爆发声援活动,反内战运动席卷国民党统治区,许多原本抱有幻想的爱国青年,彻底认清了蒋介石和国民党政府的真实面目,转而投身革命。“伟大的正义的学生运动和国民党政府之间的尖锐斗争”的第二条战线的序幕由此拉开。

殉难的四烈士中,潘琰和于再均是中共党员。潘琰,1915年10月17日出生在徐州市一个封建家庭,1937 年12月中断在江苏省立徐州女子师范学校的学习生活,报名参加第五战区“抗敌青年军团”,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5年12月1日英勇牺牲。从国民党第五战区“青年干部训练团女子军事组”的区队长转变为一名中共党员,并为革命理想献出年轻宝贵的生命。其中的始末缘由耐人寻味。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全民抗战开始,正值读书人拂衣振起,恨不投笔从戎之际。潘琰虽为女子,其性格却颇有血气,义骨侠肠。少年时,她就经常吟诵秋谨的诗:“金瓯已缺总须补,为国牺牲敢惜身?”“休言女子非英雄,夜夜龙泉壁上鸣。”其诗其言,注出其人格精神。民族危亡之秋,巾帼不让须眉,潘琰毅然报名参加第五战区“青年干部训练团”,准备奔赴抗战前线。台儿庄战役方酣之际,“青年干部训练团”期满结业,潘琰等学生军的际遇却是委运蹉跎,未及奔赴杀场,已然接到从徐州撤退开赴湖北的命令。抵达湖北后不久,蒋介石为推行对日妥协政策,竟以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名义下令将“青年干部训练团”学生军全部就地解散。

国难当头,山河破碎,一腔热血,壮志难酬。面对残酷的现实,潘琰何去何从?事既不可为,而胸怀又“格格欲吐”,“读书未成先学剑,用剑无功再读书”。情由种种,或许黄仁宇先生所言切之近之。1939年春,潘琰考入湖北省立建始女子师范学校。学习期间,国民党政府明目张胆地违反国共合作协议,大肆压制共产党的爱国活动。面对严峻形势,潘琰毫无畏惧,积极参加校内进步活动,其踏实的工作作风和出色的革命宣传,受到中共建始女子师范学校党支部的赞赏。在党组织的帮助、引导下,同年夏,潘琰在学校后山树林中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实现人生道路上最为重要的转变。

1995年,潘琰生前好友黄白将珍藏多年的烈士手迹——散文诗《怀念》赠于潘琰之弟潘玉琛。2009年,共和国成立60周年之际,徐州市档案馆面向社会各界征集革命历史档案文献,潘玉琛先生将此手迹无偿捐献国家,于徐州市档案馆永久保存。《怀念》为1943年9月潘琰至四川合川县(今重庆市合川区)后写就。或许,可籍此诗为烈士之心路历程作一注脚,读出女中豪杰那份忧民淑世、以天下为己任的执著情怀。姑为录次:

松树坪,你幽静的山峦,虽然你位于XX的要道,而你仍无城市的哗喧——在这儿我住了两年!
你白雾,你青的山,你严冬的风雪,你夏日的烈炎,你阴雨晦暗的日子,你月白风清的夜晚,啊!你给了我少多的怀念!
松树坪,你蓊郁的山峦,虽然你外貌庄严如楚处子,你是数百健儿的讲坛——在这儿,我从事于学理的钻研。
在松林中,在崖石下,在茅屋旁,在豆架边,那亲热的面孔,那详细的讲解,那热烈的批评与争辩,多可歌诵的深厚友谊哟!像阳光的耀炫!
松树坪,你温柔的山峦,虽然你处于XX的一隅,你是世外的桃源——也就是这样的使人留恋!
碗大的柚子,刺猬似的毛栗,蜜甜的枣子,还有胡桃,松子,金黄的橘柑。
乡姑啊!是那样的美健!青年的小伙子肌肉隆起如山!唅着烟袋的老头子,悠然的看望着田亩,白发的婆婆,弯了腰在纺绵。
记得是一个中秋的夜晚,也就是我离开你的前几天,月是那样的明亮,远山和近林,介着轻淡而模糊的线。我徘徊于青香的柚子树下,想着我离开家的四个年!而今哟!而今!我将又和这情景握别了,松树坪!你使我欲去而又依恋!我仰观着月明,低视着疏叶影,心中说不出是慷慨还是缠绵!?
松树坪,离开你整整的三年!遂着生活的浪卷,我又踏进了民族复兴的根据地——四川!整日里,在穷病的交迫下,我是怎样的数着今天,明天!
松树坪,离开你整整的三年!以我现在的心情来怀念你,更增加我对你的想念!啊!松树坪,你美丽,温柔,壮健!
琰写于来合后 1943.9

据湖北省建始县档案局档案资料记载:1938年武汉沦陷前夕,湖北省政府将武汉和鄂中、鄂西、鄂东的公私立中学合并为“联合中学”后西迁鄂西各县。原在武昌的湖北省立女子师范学校与其他地区的女师合并后,迁往建始县城郊松树坪,称“建始女师”。西迁之际,党组织特意选派一批党员返校继续读书,发展中共地下组织。10月25日武汉失守后,许宝珍(许云)受中共鄂西特委指派赴湖北省立建始女子师范学校读书,并通过建立党组织把女师学生组织起来,振作精神,面对抗战的严峻形势。1939年3月,中共建始女师地下支部成立,许宝珍任书记。1940年夏,国民党当局在鄂西大肆搜捕共产党员,为保存革命力量,根据中央指示和鄂西特委部署,女师党支部校内原有党员全部撤离,另派新党员进校读书。此时,女师支部党员有许宝珍、闻立玲、崔家兰、潘琰等。

这则档案史料与潘琰的《怀念》两相对照,可以发现:一、诗中通篇提及令潘琰深深眷恋的“松树坪”应为建始女师迁后新址,也正是潘琰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地方。二、诗中言及“学理的钻研”、“详细的讲解”、“批评与争辩”以及“深厚的友谊”印证了党史资料的相关记载,潘琰在“建始女师”入党之后,积极参加党支部安排的各种秘密活动,主动找同学们谈心,介绍大家阅读进步书刊,唤醒同学们的觉悟,认真完成组织交付的各项任务。三、诗中末尾两次提及“松树坪,离开你整整的三年”,并具落款时间为1943年9月,据此可印证1940年国民党掀起第一次反共高潮,潘琰等人成为国民党搜捕的重点对象,根据党组织决定,在同年9月左右紧急撤离的情形。

1937 年12 月27 日,为了抗战,潘琰随青年军团离家南下。时值寒冬,大雪飘飘,兵车粼粼,潘琰豪情万丈,在堂弟潘玉嶙的手册上题下“今日请得长缨去,哪管他日几人归!”。然数年间辗转漂泊,真可谓“报国无门”。“十年醉梦天难醒,一寸芳心镜不尘”,执著的她始终追寻着救国救民的真理。自1940年秋,潘琰为了革命,奉命转移,从湖北恩施,到四川重庆、乐至,至1943年考入被誉为“民主堡垒”的西面联大。三年期间,千里奔波,历尽磨难,无论环境如何艰险,始终坚信革命理想,积极投身到反内战、争民主的斗争中去。在潘琰短暂而又光辉的生命旅程中,“建始女师”的学习经历、生活时光和美好友谊始终是她最为珍贵的记忆。松树坪的青山翠谷、深流激湍留下了她的青春足迹,也见证了她一生中最重要、最光荣的时刻。

据潘玉琛先生介绍,1946年春,潘琰的骨灰被运回徐州,安葬在故里狮子山乡下河头村。烈士的一生,虽如惊鸿般短暂,却似夏花般绚烂。六十年沧桑巨变,共和国薪火相传,惟愿朝阳常照我土,莫忘烈士血染河山。(徐州市档案局  李华夏)

 


1945年,潘琰于昆明西南联大


该纪念亭位于西南联大校门内,是潘琰牺牲的地方


潘琰胞弟潘玉琛向前来扫墓的师生讲述烈士英勇事迹


徐州中学的共青团员在潘琰烈士墓前宣誓入团


散文诗《怀念》之一


散文诗《怀念》之二


散文诗《怀念》之三


散文诗《怀念》之四


散文诗《怀念》之五


装裱后的潘琰烈士遗作散文《怀念》全貌(李克云摄 )


潘琰烈士遗作、图片及纪念书籍(李克云摄)

【打印】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