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档案文化 - 中国共产党在徐州
Archives Culture
中国共产党在徐州

江苏境内第一个党支部的诞生


发布时间:
2014-06-06 浏览(230 字体:[ ]


江苏境内第一个党支部的诞生

1921年11月8日,陇海铁路徐州站(即铜山站)爆发 “八号门”事件,引发陇海铁路全线大罢工。在中共北方区委和北方劳动组合书记部的领导下,罢工取得全面胜利,党在工人群众中的影响力显著提升。1922年春,江苏境内最早的中共组织——陇海铁路徐州站党支部宣告成立。在这段风雨如磐的岁月里,罗章龙、姚佐唐等振臂在前,李大钊、陈独秀声援于后,陇海铁路风云激荡,全路工人同仇敌忾,奏响了全国工人运动第一次高潮的序曲,成为中共徐州地方史的绚丽起笔。

“八号门”内群情激愤 陇海铁路全线罢工

陇海铁路是清政府向法国、比利时借款修筑而成。法、比帝国主义控制着铁路的管理权,与北洋军阀政府和地方军阀相互勾结,对铁路工人进行残酷的政治压迫和经济剥削。1921年2月,法国人若里担任陇海铁路机务总管后,对待工人更为苛虐。若里在全路实行裁人减薪,仅半年时间,就开除75人,工人们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忍无可忍,就无须再忍。11月8日,徐州站发生“八号门”事件,长期压抑在工人们胸中的怒火彻底爆发。

《劳动周刊》(1921年11月19日第四版)报导了这一事件的始末究竟:

徐州府陇海车站的八号门,是专为工人出入所设的。不料前日下午下工时候,门忽闭锁,司门云:“奉洋人命,票车已到,不待通过。”工人无奈只得向他说道:“工人辛苦了半天,还没有吃一顿饭。请即开门,以便回家就食,至于怕闲人混入,我们的衣服容易分别。”不料司门者不但不容纳工人的要求,反以洋人势力恫吓,惟这二时下工来的人越聚越多,将门已挤开了……

事发后,若里串通徐州站机务处大厂副厂首高长利,诬指工人聚众闹事,无理开除“老君会”主要负责人柴凤祥、王辅,妄图破坏大厂工人组织,镇压反抗行动。工人闻之群情激愤,徐州老君会决定以罢工为斗争手段,抗议铁路当局,并委派刁玉祥等前往开封、郑州、洛阳等站联系、商讨陇海铁路全线罢工事宜。16日,各站联合发表《陇海路工人宣言》,提出撤换法国洋务总管若里,被诬开除的二名工人复工,全体机务工人加薪,不准虐待工人等复工条件,却遭铁路当局拒绝。20日上午,徐州站工人选出罢工委员会,在姚佐唐带领下率先罢工,继而电告开封、郑州、洛阳等站。至12时,洛阳、郑州、开封相继回电,均已罢工。午后,各站分别举行罢工誓师大会,宣布陇海铁路全线大罢工。据《姚佐唐烈士传略》记载:

……工人聚集站前,举行罢工誓师大会。姚佐唐当众宣读了总罢工委员会发布的罢工宣言《敬告全国各站同胞同业兄弟们,恳乞求助声援》。……号召工人要为“反虐待”、“争人格”、“光国体”而斗争到底。此时,徐州站火车汽笛怒吼,震动遐迩;饱受欺压和奴役的工人情绪激昂,呼声震天。

陇海捷报先传 我党初显身手

陇海铁路全线大罢工,引起中共北方区委高度重视。李大钊得知罢工消息后,随即主持召开北方区委会议,分析陇海路罢工形势,作出“对罢工给予全力帮助,发挥领导作用”;委派北方劳动组合书记部主任罗章龙“深入罢工斗争中去”;“争取积极办法去领导陇海路罢工”;“推动工人群众向革命工会走”;“设法在北方铁路沿线筹建党员组织和革命工作组织”等七点决议。20日夜,李大钊赴北京站送别罗章龙,殷殷嘱托罢工事宜。《李大钊、罗章龙与徐州铁路》一文记载了雪夜相送的情形:

初冬的深夜,梅花雪纷纷扬扬地飘着,北京早已是银色的世界。罗章龙同志遵照北方区委和李大钊同志的指示,为了赶当夜十二点由北京开出的火车,他没顾得回家,在车站附近一家小餐馆里草草吃了夜饭,便进了站。罗章龙拎着一只手提包,正准备上车暖和一下身子,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呼喊。他回头一看,只见李大钊挤进检票口,正气喘吁吁地跑来。他赶忙迎上前去。两只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看着衣着单薄的罗章龙,李大钊一面嘱咐着去陇海路应注意的问题,一边取下自己戴着的毛围巾和高檐罗宋帽,以不容推卸的口气说:“这既可御寒,又可化装障面”。说着,硬把围巾和帽子塞到罗章龙手中,李大钊看着罗章龙把围巾帽子戴好后,嘱咐道:“陇海路的事,完全交给你去办,你不要大意。”开车的铃响了,两人才依依不舍的握手道别。

21日,罗章龙抵达洛阳站后,火速召集各站工人代表了解罢工形势,商讨对策。当时,北洋军阀政府“恐蔓延愈甚”,用尽造谣、欺骗、利诱、开除、威吓等无耻手段破坏罢工运动,形势异常严峻,罢工斗争处在“为铁路工人争人格、争生存的最大关头”。22日,罗章龙召开各站罢工代表紧急会议,通过《坚持罢工,争取胜利》的八项决议案,决定成立罢工委员会、工人纠察队、宣传队,统一领导罢工事宜。最后,罗章龙在会上勉励大家:“工人阶级做事要有进无退,事在心诚。书记部决以全力为陇海路工人作后盾。”并当场表示:“陇海路罢工不胜利,我决不离洛阳他去。”

在最为艰难的时刻,李大钊、陈独秀给予罗章龙全力支持。李大钊多次派人驰赴陇海路了解情况,并通过《工人周刊》宣传罢工声势,指导罢工斗争,号召全国工人积极响应支援。陈独秀致信罗章龙:“盼兄弟放手做去,勿稍停止,如有需要,当尽力之所及,作君后盾。” 全国工人同胞和各界人士的支持声援,给陇海铁路工人以极大鼓舞,增强了必胜的信心。在中共北方区委的领导下,全路工人众志成城,斗争锋芒直指法、比帝国主义,北洋军阀政府和地方军阀。罢工仅持续7天,铁路当局业已损失30余万元,被迫接受复工条件。26日,双方签订复工协议,法、比帝国主义和北洋军阀政府允诺撤换陇海铁路总管若里,恢复被开除工人的职务,提高工人薪资,不得苛虐工人等条件。

协议签订后,铁路当局却一再拖延履行罢工条件。《陇海路罢工之最后胜利》(《工人周刊》1922年2月19日第三十号第二版“劳动新潮”专栏)记载了此后的斗争过程:

该路工人以北京交通部对于工人救路运动,置若罔闻,激愤异常。决于二月十日发布宣言,群起与黑暗奋斗……督办方面闻此消息,急挽调人再极力从中斡旋,以暂留里试办六个月为条件,转告工人,奈工人方面异常坚决,绝不承认此事……二月十日总罢工实现……督办竟无挽回希望,不得已下正式批示,略谓:(一)若里准先行开去本职。(二)所有要求优待条件,核准施行。

至此,罢工取得最终胜利。

陇海铁路大罢工是中国共产党初创时期所领导的第一次大规模罢工斗争。党在思想、舆论和组织方面给予的支持和领导,保证了罢工的最终胜利。陈独秀致信罗章龙,高度评价罢工胜利的意义:“陇海罢工,捷报先传,东起连云,西达陕西,横亘中州,震动畿辅,远及南方,这是我党初显身手的重大事件。”

徐州站成立赤色工会江苏诞生最早“党支部”

罢工期间,罗章龙深入了解工人状况,积极传播革命思想,努力扩大党在工人群众中的影响。在罗章龙的推动下,陇海铁路各站相继成立“赤色工会”,徐州站老君会改为工会,推举姚佐唐为会长。1922年1月15日,陇海铁路全路工人代表会议在开封召开,陇海铁路总工会正式成立,徐州站姚佐唐、程圣贤、马丙良当选执行委员。会议讨论决定,陇海铁路总工会加入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并要求书记部委派专人进驻徐州、开封、洛阳、郑州四大站指导工会工作。

1921年12月初,罗章龙受李大钊和中共北方区委的委托,专程赴徐州巡视工运工作。关于此行的目的,罗章龙在《本社旅行记者的来信》(1921年12月11日第二十一号《工人周刊》)中写道:

……说到我第二个旅行的目的,即是:(一)调查各地工人情形;(二)唤醒工人的自觉性;(三)说明工人对于社会改造的责任;(四)宣传劳动组合的意旨;(五)介绍世界的劳动潮流;……日来舌敝唇焦,席不暇暖,均反复说的是这一篇话,幸得各地工友的容受力,颇有可观,因知劳工运动,实大有可为,使有恒心持之以久,数月以内便可将铁路工人组织就绪,一年以内即可将全国铁路工人组织就绪。二三年内各业工人必群起效力,互相推宕,大势已成,吾人劳动组合的责任,便可告无愧了!

在徐州期间,罗章龙与姚佐唐等工会代表畅谈革命理想,共商工运大计。徐州站广大工友终于认清工人阶级受剥削、被奴役的根源,表达了自觉接受党的领导的坚定信念。据《李大钊、罗章龙与徐州铁路》记载,数日后,罗章龙离徐返京,时值深夜,陇海路各大站工会负责人及数百工人于徐州站相送。临别之际,罗章龙与姚佐唐紧紧握手,题下《过徐州戏马台别黄贺与姚佐唐》与大家共勉:

已向孟津吊古城,邙砀风物客中迎,
汴湖明月曾招我,楚项高台此别君。
今日房山空寂寞,当年功狗更何名。
凭栏不尽忧时感,珍重何须惮远征。

1922年初,姚佐唐、王壁相继加入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同年春,中共中央局委派李震瀛赴陇海铁路指导工人运动,筹建党团组织。李震瀛在徐州发展姚佐唐、程圣贤、黄钰成入党,建立江苏境内第一个中共党支部——陇海铁路徐州站支部,由姚佐唐任书记,隶属中共北京地委领导。1923年 “二七”惨案后,北洋军阀政府加紧镇压工人运动,逮捕工运积极分子,全国工运进入低潮。为继续开展工运活动,姚佐唐与部分党、团员骨干被迫离开徐州,徐州站支部未能存在下去。1928年夏,由于叛徒出卖,姚佐唐在上海《申报》报馆门前被捕,后在南京雨花台壮烈牺牲,时年30岁。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从1922年第一个党支部到今天2万多个基层党支部,从姚佐唐等3名党员到今天近50万名党员,在党的引领下,徐州走过波澜壮阔的90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历史巨变。往者既积,倍当珍惜。来者未已,更待峥嵘。

 


姚佐唐(左)、王荷波(中)、罗章龙(右)参加1924年在莫斯科召开的共产国际第九次代表大会和赤色职工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时的留影

陇海铁路徐州站支部是江苏境内第一个中共党支部,当时隶属于中共北京地委领导。图为陇海路徐州站(铜山站)旧址。

陇海铁路徐州站八号门旧址。


《劳动周刊》1921年11月19日关于“八号门”事件的报导和1921年11月20日对陇海铁路工人罢工的报导。

【打印】     【返回顶部】     【关闭】